独行川西北

2012/01/06 | 1:03 by Filed under: 图说   1,754 views

[此篇只是游记,图多需耐心加载]

2011年的圣诞节前一天,我想休假了。鉴于欧洲人都过节去了,我这提前一天申请一周的假也被批准了。随之而来的是幸福的烦恼,我不知道该怎么过。肯定得出去走走,要么往温暖的地方要么往偏僻的地方。后来我选择往偏僻的地方。没有约人同行,大家都忙,那就体验一次一个人行走的感觉吧。 第二天到书店看了一上午的自助游的书,选定目的地是川西北。

2011年12月25日出发,2012年1月1日回来。四川西北的甘孜,阿坝一带都属于藏区。由于交通不便,旅游开发并不成熟。那边有秀美的风光,浓郁的民俗,但知晓的人很少。我这次去的时机也不好,大冬天的不是风光最美的季节,有的地方冰雪造成交通不便或者有危险,都影响到观光。加上我又是一个人出行,没准备露营装备,所以并没能去看到传说中的极致美景。最好的季节应该是深秋,4-11月都比较合适。

snap0616

先到成都呆了两天,跟久别的亲人吃饭,见到了大平大陶,也见到了分别四年的XW,后来回来成都时跟小林一起迎接了新年,还嫌耍不够。谢谢朋友们的热情,让我感到温暖。有好朋友在的地方,就让人倍感舒适。

 

成都印象:

出了火车站就看到了太阳,心情好。其实成都的气候跟重庆差不太多,只是温差会更大点,重庆的“保暖”效果会更好些。平原上的城市,街道很宽,还留了非机动车道。骑车上下班的人们让我想起了南京,道旁的银杏让我想到重庆过几年也会有如此美街。虽然在路上人车争道,但节奏上还是比不上重庆—-GDP增速全国第一的重庆正在经历着“大跃进”式的发展。成都普遍现代,但Modern不够。宽窄巷子就像南京的1912,都是将城市特色胡同改造为时尚休闲之地;锦里的小吃店生意不要太好,从人堆中一路挤过去,肚子饱了,嘴麻了,票子不见了。

三天相处,我觉得自己还是喜欢重庆的山高路不平,喜欢方便的地下通道和快速切换的红绿灯,喜欢上天入地的轨道线,喜欢两江环抱的山水之城。

成都印象2

成都印象1

 

丹巴印象:

早上6:30从成都坐客运班车出发,经过10多个小时的颠簸到达这座小县城—-腰杆都坐痛了。上了车后才发现坑爹了,班车不走北线(成都,映秀,卧龙,丹巴这一线要近得多),是因为有一段路在修路,好像大客车不好过。那边的交通状况在大地震过后就没太好过,不过一直在改善。其实省时间的话,跟人拼车(有司机专门跑这个),坐越野车舒服又快,200元,7小时就到。在路上经历了大风雨,阴湿天,后来是多云和艳阳,爬雪山(二郎山),过大渡河,还第一次穿越正在施工的隧道。

车行路上1

丹巴就是一小县城,在峡谷三江交汇处,背山临江的布局让我想到了彭水。街很窄,四线小城里最常见的7匹狼,361,红星儿客等专卖店排列在一起。出租车其实就是私家车出来跑,常见警车,主要是县城实在小,就一条马路,我10分钟差不多可以穿过。一条小的步行街上老人们跳着休闲锅庄(动作很慢)。重庆和邛崃餐饮较多,管吃饱不管好吃,还贵 —- 后来在八美,塔公小镇上更觉如此。

丹巴县城

 

住:

在丹巴和塔公都入住的登巴客栈。下图左是县城30块钱的床位,右是小镇30块钱的床位。县城里标间里才能洗澡,小镇上连厕所都不能上(冻坏了),能有点热水擦脸就不错了。被子小,盖不好,冷—-我又不开电热毯。在塔公时特别冷,晚上干冷的空气吹进来,鼻子很难受,睡不着,就爬起来看窗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星空。天上有太多太多的星星,还很亮,无法描述。贸然拿相机拍星空(下图),只是想表示我是多么想记录下当时那一刻。

客房

星空

 

藏居:

去丹巴看藏寨,那里是“千碉之国”,有被称为中国最美丽乡村的甲居藏寨。我花了两天时间去了三处。藏寨都在山上,面对着连绵的大山,峡底有万年的河流。

第一天是到中路,天亮得晚,见到太阳就更晚(因为山高),9点看日出。 在山北,阴面,冷。路上几不见人,仅犬鸟吠鸣。吾踱步,静,萧瑟。白墙小墅,错落有致;天高气阔,心旷神怡。梨满树,未摘食。禽畜信步小阶,人来,皆不惊,相视默Morning。日升霞光现,层次分明,似梦境,是希望。

中路_全景图1

雕楼1

动物们猫狗

动物们牛

动物们猪

动物们禽鸟

我得知从中路可穿越到梭坡(山后的一处藏居),于是兴致盎然的往山上走。太阳照着开始发热了,可越往上走越是冷。问了路,人家都说小路不好走。我想,再不好走的小路我也走过,应该没问题。地上的积雪多起来,越往上就到阴面的树林里。冷,雪齐脚踝。我不是走不好小路,是根本就找不到路。没有大刀,披荆却不能斩棘; 穿梭的不是热带雨林,是寒带针叶林。很陡,幸好没往后摔倒。鞋里进雪化水也管不了,爬不了几步就要歇会,最可恶的是看不到出路,看不到何时才能翻过这座山。这时,我拿出来安卓手机,通过Google地图居然能准确定位,我看到我在一片绿色树林中,看到了绿色的边缘,于是有了方向,有了动力。我往前冲,担心要是遇到野兽(比如狮子或豹子)怎么办啊。

雕楼2

籽

中路山

再次拿出手机定位时,发现已到树林边缘,相信马上就能出去了,一鼓作气冲了上去。豁然开朗,好美的天和山!“可前面,无路可走”。悬崖。我了个去,Google卫星地图居然不提示此处是悬崖!不管了,吹吹风,歇会,不去想如何下山,享受那一刻的安静和辽阔。我相信少有人到此处,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其实也有声音,突然背后传来一句 “Ya- a”,我太惊讶了,谁会在这里叫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天空翱翔的乌鸦自在的欢呼,Ca)
梭坡_全景图1

下山的路很隐蔽,开始我就没觉得那是路,感觉自己是在往崖下跳,平均80度的坡还是人走的啊?很多的刺,但我看得出这是有人走过的,也就坚信可以走下去。

梭坡,我看到了北国的冬日暖阳,枯黄的枝叶和斑驳的阳光,厚厚的尘路和自在的畜牲(这句真不美)。灿烂的高原红在每个人的脸上,女人们下山背石头建房子,孩童在路上打闹,一对夫妇上山砍柴,一个年轻人在整理堆积的木柴(材/财)。我也看到了因为交通不便而形成的贫穷,对比着第二天所到的甲居更是感慨。在这里,路上每个遇到的人都会主动跟你打招呼,年轻人都听得懂普通话,可年长一点的,交流就非常困难。有的年轻人和孩子会主动向你要糖,我没准备,包里只有一包饼干,给了一位背石头的女人。如果有谁下次去,建议多带小礼物,比如吃的,可以分发给他们。

第二天到了“最美乡村”甲居藏寨。由于看了中路和梭坡,所以对这里没有太多的期望。这里有什么不一样?路更宽,有停车场和观景台,要收门票30元(此行中唯一的门票),房子也更艳丽,当然也更有观赏性。三四月春暖花开时,照片上看得出应该是很美的。

藏居都是石头砌成,切面是梯形,顶上有四角,一般三层—-通常底层是畜牲们的房间,只留一个门出入;二楼是起居室和厨房;三楼存放粮食或作卧室。会看到许多腊肉和苞谷。那边的作物我不清楚,只看到玉米和小麦(我怀疑下图中绿色作物是青稞)。养牛,山羊(考考你,牛的角在耳朵之间还是两边,马上作答),鸡和猪。

藏寨

经潘

作物

 

婚俗:

在甲居本想按书上说的敲开一家藏居,与之同食,但在路上司机跟我说一个人人家不好做饭。说今天有人结婚,就到那吃吧,他也要去。可惜的是今天结婚的只是女方是藏族,不够隆重。前几在有藏藏联姻,那才叫一个隆重。好吧,我就去凑热闹了。

在地里摆坝坝席,客人们来了到房顶上休息,有麦饼,酥梨和咂酒款待。婚礼司仪说些半文不白的话,音响里放着有点滥俗的舞曲,淹盖了祈福的鼓乐声和诵经声。伴郎伴娘很好看,一拨拨的亲朋要给他们献上祝福的哈达。在这里新人敬酒居然打批发,还作假,我了个去,真不算豪迈。出于礼节,我还是送了礼金。席间听他们说些藏语,我只有:-) ,不时的搬弄下菜盘子。

我不知道汉化的影响何时开始的,也没见识过纯正的藏族婚礼,所以,不作评论。

婚礼1

婚礼2

 

人物:

一路上遇到许多人,有好人也有“坏人”。两个登巴客栈的老板都很友好,可能是近来人少(我是唯一入住),我又愿意跟她们多聊,感觉就更好了。藏区的老人,小孩,女人都面善,但年轻男子却个个不爽,总觉得不是啥正经人,还可能对你心怀恶意(此属偏见!但行走于藏区,还是小心为上。此行我有被藏族女出租车司机骗了30块钱。在往塔公的面包车上,其他乘客是一伙的,全是男的,在车上喝酒,唱歌,关键是上车前我跟他们中的老大为争副驾驶位置有过眼神上的对峙,上车后旁边两位拿出两把藏刀把玩,把我吓着了,好想跳车!)在那偏远的地方,要是真遇上坏人,你喊救命也不会有人听到。

人物2

参加婚礼的人们有的是从远处赶来的,比如下图F4。让我给他们拍照,洗了发给他们。我说留个地址吧,XX县XX镇XX村的,我说谁收呢,他们说,村长收

人物1

下图分别是:
*婚礼上祈福的人(我不知道他们这职业该怎么称呼,不是僧人);
**国道上朝拜的女人们,就是跪下,趴下,起身,往前 重复这几个动作一直拜到目的寺(应该是塔公寺)。我本想问她们一些,发现跟她们完全无法用语言交流,只能比划动作。她们跑过来看我拍的照片,有中年妇女,有也年轻妹纸。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样,也不知道要拜多久(有长有短,一般一个星期)。她们会一句世界语“拜拜”(难道是因为成天都拜?),还会找你要钱;
***婚礼上帮忙的藏族女人;
****客栈老板的两个女儿,她们放寒假了。小学生要学三门语言(藏语,汉语和英语),她们的学校是活佛仁波切捐助的。不能奢求有优良的教育,但提供全面的基础教育是她们成才和走出去的保障。
人物3

另外要重点提到的人物是我的司机们,要感谢他们!
(除了坑我钱的和边开车边喝酒的两位)
司机

 

塔公草原:

塔公是小镇,附近有松赞干布留下的寺庙(MS很有名,很少的人来,我也没进去)。到这来看草原,但冬天的草原像荒漠。近处是覆雪的河水,远处是洒脱的亚拉雪山。还有草原上的马(牦牛忽略),由于天冷,它们毛都长得较长,茸茸的狂可爱,比Cao尼马还可爱。

塔公小镇

寺庙

草原

草原2

动物们马

 

树:

你看到树叶了吗?我也没看到。说叶子都落在了地上,那是绿叶对根的依恋。

树1
树2
树3

 

路:

路1

咱2

 

形单影只:

形单影只1

ME

末:

此行没有规划,头天晚上考虑第二天的行程。在塔公呆的那个晚上(也就是夜里冷风中看星星),我突然想回来了。于是第二天坐了一整天的车回到了成都。留在记忆中的只有至纯的蓝天,耀眼的阳光,壮美的雪山,同时还有那里的人们的友善,质朴以及伴随的落后和贫穷。除了平静的愉悦,不爽和心惊都是一种体验。不必急着想表达每一句话,这里已说了太多。



Comments

5 Comments on 独行川西北

  1. Sofa on 6-01-12,周五 1:21
  2. 甜不辣 on 6-01-12,周五 12:41
  3. 真牛逼,好羡慕啊。

    [回复]

  4. David on 6-01-12,周五 13:29
  5. 这一趟收获颇丰啊。
    真是好久不见那么闪亮的星空了。

    [回复]

  6. snowboy on 6-01-12,周五 17:12
  7. 矮油,爽死了啊,哈哈哈,LOVE that kind of feeling!

    [回复]

  8. emily on 10-01-12,周二 12:38
  9. 在山北,阴面,冷。路上几不见人,仅犬鸟吠鸣。吾踱步,静,萧瑟。白墙小墅,错落有致;天高气阔,心旷神怡。梨满树,未摘食。禽畜信步小阶,人来,皆不惊,相视默Morning。日升霞光现,层次分明,似梦境,是希望。
    这一段好美。

    [回复]

Tell me what you're thinki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