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的最后一个周末

2012/08/03 | 14:08 by Filed under: 记事   1,363 views

7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我从西部到东部过了两天。见见朋友们,参加老灯的婚礼,见到毕业后就没见过的同学们。贵阳-上海-苏州-南京-贵阳。

上海:

半夜的灰机到上海,延误了两个小时,烦。在上海上空看到了灯火通明的城市体, 虽已凌晨一点,灯光还是很多。真是个大城市,在高空中看得很十分清晰,城市就像是科幻电影画面中熔炉孕育生命似的,行将喷张开来。下机后,看到大半夜深蓝色的天空和白云,感慨海边的城市空气就是好哇。—-后来才了解就这两天空气好,pM2.5值都个位数。

与朋友们聊天都聊些有的没的,关键是在一起瞎吹还有以前那感觉,很自在啦。嗅味想投也好,物以类聚也好,的确是一帮谈得来的朋友。大家的生活变化其实不大,奔三的焦虑植在我们每个人心中。单身的人们也不清楚何去何从。无法在大事上抓出人生的目标,那就过好现在的生活吧。看看书,走走路,培养一份兴趣,学习一门技能什么的。 其间聊天Clare,我关注她的微博, 我说,08年离开至今,回家生孩子,孩子现在都到处跑了。经常还在微博上秀恩爱,每周末一家三口去海边,或者去游泳,赏花,去姥爷家神马的。两口子呢,也可能闹点小脾气,但谁都看得出来是秀恩爱。我认为哈, 我所能看到的幸福不过如此。 不管你以后的状态怎样了,无论贫穷或**,**或是**,只是表现的形式可能不一样,但这就是足够的幸福了。

苏州:

上海到苏州的火车票是在网上订的,据说可以直接刷身份证进站上车,我没刷成,还有7分钟开车,工作人员让我先上车了。进去后发现我那位置上有人坐着,人家拿出票来证明此位是她的。 我也没说什么,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反正近得很。 我真觉得坐动车是最舒服的交通工具,平稳,空间大,座椅舒服,开得还快。两天来好像也就是坐动车时最平静和放松了。

宿舍兄弟们差不多来齐了,一个个没怎么变嘛,除了老了些,肥了些。老灯预先给大家安排好了座位,熟悉的人们坐在一起,我们这一桌一半带了家属,一半单着—-还单着的都是咱宿舍的。本想毕业五年后大家再合影一张,但最张没成。 老灯喝HIGH了,喝趴了。我那么勇敢的把他背上六楼啊,兄弟过来你就摆出这幅衰样了?呵呵~ 大家也没有谁过得不好的,这就挺好的。混得好坏没关系,人呐,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心了,你说是吧。 我中午喝不少啤酒,晚上也一起喝白酒,都没醉啊—-看来心情不错时人的酒量也会上升。

南京:

热。地铁上灯光暗黄。下车后就直奔三号门,跟#在三福吃饭喝酒。菜量,油量还是那么足。没一个菜吃完的。吃完到学校逛了逛。搞修建,人很少,树还是多,但到处给人落破的感脚。友谊河那么脏干嘛不清理下,一二小区的宿舍楼外墙正在重新装修,逛到主楼背后,见到了被拆的一号球场。看着不是很爽诶, 但又想关我神马事呢, 二号球场不也新建了看台嘛—-就是以前咱踢的水泥地球场。到一号门时热得不行了,整了几块冰西瓜。本想有时间的话到仙林去的,在地铁站里坐着,感觉时间不太够了,就没去了。后来到了马台街吃梅花糕和回味鸭血粉丝,再到玄武湖边坐坐,看火车站上的闪电,赏半边天上的淡月。模范马路上的新楼挺漂亮的,脚边居然有小松鼠窜去。热。

在南京感觉挺自在的。多少有点回家的感觉。幸好#还在嘛,还有谁是我特别想见的人吗,有吧。

99
[9 she’s bird look]

12

13
[Leaving Nanjing]

贵阳:

回来灰机上以为可以看到星星,其实只看到月亮。那灰机起飞时提升得太快了,搞得我紧张了一把。



Comments

Tell me what you're thinki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