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2012/09/22 | 0:51 by Filed under: 杂谈   1,557 views

以前写过一篇“我不够社会化”,讲的是自己虽然关注(过)互联网,对新的应用和趋势或多或少的了解了涉及一些,但是,我怀疑自己是有些抵触的。现在想来,其实是没人陪你玩罢了。 但事实上,以前成天刷Google Reader,现在懒得一翻;以前刷Twitter Timeline,现在没事就翻微博;QQ空间的信息中心一直关注着,人人的主页从第一次注册就声明不会更新。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做到不再被手机,电脑,大量的信息困挠,与亲近的人们通过书信或者电话联系,足矣。

在微博上分享一些见闻和想法,有时觉得自己是话唠,怕给关注的人们造成信息烦恼—-我就挺烦的;有时觉得有些东西不便让多数人知道;有时还要想想我说的这话是不是有“营养”–CA,内心不够强大就是容易扭曲。

其实我是想说,多少朋友没有更新自己的博客了。 在Google Reader里我订阅了几个朋友的博客,都是四五年前的事了,百度的,新浪的,QZone的,也有独立的,但他们的博客,都停止更新了,一年,两年甚至更久。还有些我想要关注的朋友们呢,都不写博客,不玩微博或者更新甚少。我只是想说,我很怀念。

我想念你们,想念过往的岁月。我不刻意对谁说出来。虽然分享是件快乐的事,但有些出现在我文字或图片中的人根本没有见过这些文字和图片。翻看了几年前写的东西,看那些长篇的记事,众多的图片,惊讶于自己哪来那么多时间去整这玩意。是啊,玩游戏可以过一天,踢球可以过一天,拍照可以过一天,跟妹纸聊天可以过一天,写程序可以过一天,找工作可以过一天,坐车可以过一天,睡觉也可以过一天,如果一天天专注的累积,就会让以后的你惊讶。

==========================

2007年初写的一篇 — 生命

中午才在全球资讯榜上看到消息,老萨绞刑的手机录相在网上传播开来。刚在西祠胡同口看到了。然后在佚事置顶的帖子里又看到一篇,一个死者生前的BLOG文章,“去他妈的。生命在我眼里已如草茧,还用的着在乎什么。”
我觉得人们这样对待萨达姆是不人道的。处决的过程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公布于众,虽然没有血腥的镜头,但当你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时不觉得残忍么?人都死了,还要这样子对他!!或许,我们没有伊柆克人民或者美国人那么讨厌,哦,应该是憎恨他,看到这样的类似于网络上流行的性爱视频会让很多人觉得很过瘾。民众的偷窥欲望不是在2006大大地激发了么!事不关已,罪有应得。我总认为这不应该是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以及在其里面的社会人所应有的心态。

“ 我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我为什么对一些陌生人,和我没关系的,一些死掉的人感兴趣?其实他就是你自己,你对他不感兴趣,很多人也会对你的生命不感兴趣,生命就会因此受到践踏,还不被记住。” ----2006.08.15 我的博客里引用的柴静的话。”
动画片“疯狂的农庄”里,ben为了保护农场里的动物,跟狼群斗争,最终打退狼群,可在最的他掐住首狼的脖子,完全可以一下杀掉它时却将它甩开,放了它,只是警告它不要再来!
关于我的那次打斗,之前有详细描述,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开始没还手,我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是避让着,我也知道如果我后来不出那一拳将他打倒我会在心里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一个人生命行将结束,还是很愤恨很随意地肆意反抗着,最终,他只留下了三页半的空格。转帖者的意思是生命中的平实简单就是幸福。是啊,我不是一直追求简单的生活么,简单的学习,简单的依恋,简单的关心还有简单的伤痛。
我总是比较怀疑,怀疑自己怎么能把很多事情,看得都很轻,这不是说没有我不重视的事。我有自己重视的东西,不能失去。我是说无论遇到什么打击或者意外,我都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悲伤,但很快就会没事一样了。或者是我阿Q了,或者是我幼稚了,也或者是我成熟了。因为经历过很多伤痛,感受过许多孤独,所以我能如此这般。
一直有很多想表达的,希望以一篇“倾述关于痛苦的经验”来总结一番(曾经那篇“倾述关于等待的经验”可是一直记着,尹珊珊),但都没能下笔,我没有稿约,没有像交论文的最后期限,于是就一直等着有个很好的时机再写。现在也不是什么好时机,所以我也不想写它了,只是随便说几句。

我记得自己高一的时候,第一次上BBS,注册了就发了一篇关于死亡的,算是小说吧。那时,就对死亡有一种深刻的感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是深刻,反正就强烈地觉得生命是相当脆弱的,人类是极其渺小的。直到上了大学,看了王小波,上了邹云老师的课后才更进一步明白,人类虽然是渺小的,但每个人都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精神世界,而自身的精神世界并不见得都会在平日里表现出来,甚至,我们会有意无意地隐藏它。这就是我为什么老说生活中的我会看起来很俗的!
初中开始我就离开家,到县城上学,当时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跟家里人的完美生活就此结束了。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早早地就离开了家人,成长就是一个自发的过程,而在我身上尤其突出。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多久你感到不孤独,很HAPPY,但,总会有某个时刻,你会深刻地感受到孤独的袭来,毫无征兆。生命要求我们太多,生命中缺失的那部分会在人们心中补偿,或者说偿还。
极其痛苦着,但就如那些无聊的科学家们所做的调查结果一样,很多时候人们只记得最近的,最后的一些感受,特别是痛苦和喜悦。

一个人可以把生命的有无看得很淡,而对生命本身却应该看得很重。我就是这样的。当我玩笑似的说出我觉得自己能活五六十岁就够了时,你就应该能理解想像到我学着小马哥耸着肩双手外撇着,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了。生活中更多时候我会垂下头,叹口气,转过脸,眼神凝视前方,嘴角往两边拉,唇间一丝缝隙狠狠地吸气(micle-scofield)。
所谓我的痛苦,最多的也就是踢球所赐的一身伤痛,这半年身上没有一天是完整的。广告里面那句话说得多好啊--伤疤是我们的勋章!但我还是想说说两个月前的一些事。
一个月内,我失去了我的外公,我的牙,还有我最爱的人。自己那阵子真的是很痛,晚上睡不着觉,也不知道枕巾有没有湿。神情恍惚着让我不愿多想。可以类比,比如,是不是我能控制的,是不是一辈子都会伴随的,活的,死的,碎的,消逝的但还不如消失的,直接的,长期的……但有一点,所有的都不是致命的。你不会因为失去了某样东西或者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而被打击得懦弱害怕。只要你还活着,活着就是幸福的。天没有塌下来,即使塌下来了,也不会是你一个人顶着。下面有请黄健翔代言,“你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人!!”
我还是不愿过多地回忆,述说,虽然,很多时侯我享受痛苦。身上有伤口,自己擦酒精的时候就很享受那阵阵的痛感,特别是大伤口的时候。我仿佛能看到神经末端在伤口边缘被触发,生物电波像核裂变般迅速扩展延伸,痛感遍及全身,再到大脑汇合,集中释放,好像有个人指着我的鼻子,狠狠地喊“痛痛痛痛痛”可我却看他很搞笑,回应他的是“爽 爽 爽”。哎,人就是这么“贱”!只是这种痛感和快感的转很快就会消失了。一直这样,也就还是能用那第一篇死亡小说里的一个词来表达吧,嗜痂之癖。

罗素的what i have lived for,说到三种强烈的情感, 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我想第三种情感是难以理解,也难以达到的,但它,影响着我。所谓影响,也就是在自身有那朦胧意识的时候的一番点化,好比一个原始人总是拿树遮挡自己的某个部位,而要是你给他一件衣服,告诉它这个效果更好时,那就类似于点化了。
陆幼青写“死亡日记”,我看了那期的新闻调查,从他夫人的言语中我记住了一个词,涅槃。感觉一个人的死能这样来形容也值了。书的封面是向日葵。我最喜欢的一种花,sunflower,还有“孔雀”里那傻胖呆呆地拿着一枝向日葵等着送给心爱的人的那一幕,还有,重缝时也可以送一把葵花,小时候看大风车里一个人像木偶剧片尾的歌里就有唱,葵花葵花,你是大地的精华,温柔美丽,经受风吹雨打……书里面有一句话,“向阳的山坡,有一种名叫向日葵的植物在生长,笑脸为形,真金如色,且懂得寻找阳光。”
回顾以前,想告戒自己一句,小心使得万年船。想到以后,想对大家说一声,好好活着。又不知道其中又有多少艰难曲折的路要走。昨天赶最后一班车去看LL,在车上想到SHE的痛快,歌词是这样的:生命给了什么我就享受什么,每颗人间烟火全都不要错过。



Comments

Tell me what you're thinki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